美文精选网(jiozz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当前位置: > 唯美散文 > 爱情散文 > 正文

实录:我35岁,离异带娃,不愿再嫁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19-12-16 20:35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静水刷微博时,遇见一则泣血吐槽帖:一个刚刚离婚的中年男人,给大家的忠告,千万不要娶二婚带孩子的女人 。
 
看罢,我诡异地笑出了猪叫,你别污蔑这些离异带娃的女人了,她们中很多早就不愿嫁了。
 
这个帖子让我突然想起了读者刘谨(化名)的故事,为方便讲述,用第一人称来表达,她的故事,或许能引发大家的思考。
 
01
 
我叫刘谨,35岁,离异一年三个月有余,独自带着7岁女儿生活,边努力工作,边用心育儿,同时对这八年失败的婚姻进行了深刻的反思。
 
我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,不是为了证明我有多坚强,我想将离婚后得出的深刻感悟分享给那些身处泥淖中的姐妹们。
 
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书香家庭,父母都是中学老师,也是第一代进城的知识分子,思想开明,没有重男轻女的陋习,视我们姐妹俩为掌上明珠。
 
在他们的用心培养下,我和姐姐都考上了心仪的大学,姐妹俩的优秀,常常让父母骄傲。
 
姐姐毕业后,进入了当地一家金融机构,事业发展得顺风顺水,五年不到,已妥妥步入中层。
 
姐夫是某保险机构的负责人,两人的结合可以说是珠联璧合,强大的遗传基因,让小小年纪的女儿,已锋芒初露。
 
我毕业后,却不顾父母的反对,和男友阿强一起南下回到了他的家乡,在那所城市的某高校任教。
 
结婚时,父母尽管不乐意这门亲事,还是照旧为我准备了丰厚的嫁妆,姐姐姐夫也送来一份大大的贺礼。
 
就这样,我满怀对生活的美好憧憬与向往,和他踏入了围城,但婚后不久,我就发现婆婆毫无界限感,她有我小家的钥匙我居然不知道,那是我和他第一次发生争吵。
 
“那是我妈,有个我家的钥匙多正常啊。”他愤怒的样子让我想想都不寒而栗。事后,婆婆主动把钥匙交了过来,并向我说明了来由。
 
原来是阿强主动交给妈妈的,他的理由是,父亲去世早,担心妈妈一个人孤单,想来随时来我家。
 
但我觉得这是两码事,最起码我得有知情权,难道婚姻不是从相互尊重开始的吗?因为我爸妈遇事都会商量着来,从无隐瞒对方。
 
婚后第二年,女儿出生,婆婆以照顾孙女为由,就搬进了我的小家,我表示欢迎,因为产假结束,得指望婆婆帮我带孩子。
 
谁知,月子没过完,我就听见阿强和婆婆在小卧室里吵了起来,“北方女孩就是没教养,我们南方人坐月子谁不喝红米枣茶,她偏要吃什么月子餐。”
 
 “妈,你要尊重南北差异,刘瑾虽说大大咧咧,但识大体。”
 
母子俩的争吵声,我听得出很克制,但让我心里很委屈。
 
02
 
就这样,熬出了月子,那天阿强下班归来,我让他帮我洗个尿垫,婆婆一把抢过去,嘟嘟囔囔:“这哪是大老爷们干的活,出了月子,啥不能干?”
 
“妈,这是我俩的孩子,他是孩子的爸爸,洗个尿片很正常,你不要插手,好吗?”我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和婆婆讲道理。
 
“够了!”阿强抢过尿片,气呼呼地向洗手间走去,谁知,婆婆健步如飞,一把拉住阿强的衣角,大声呵责:“还轮不到你干这种活!”
 
婆婆一次次插手我们的生活,事无巨细,连我买的碗筷她都得指指点点,我每月的薪水多少,她都会拿去和别人的儿媳比较,这让我真的受不了。
 
这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让我伤心的是,只要和婆婆有任何不悦,阿强第一个过来指责我,从不分青红皂白。
 
“她是我妈,一个人把我拉扯大,容易吗?你为何就不能体谅她一下?”面对阿强一连串炮珠般的质问,我每次都委屈得想撞墙。
 
真心太累了,后来,在我的强烈要求下,婆婆搬回了自己的老房子,但我和阿强的矛盾却愈来愈多。
 
女儿咳嗽了,他质问我怎么当妈的,我忍无可忍,反问他是如何当爸的,他一脸鄙夷的笑容,彻底摧垮了我的耐心。
 
“我一不抽烟二不喝酒,工资如数上交,你还想我怎么样?”阿强理直气壮,我们就像来自两个星球,谁也无法理解谁。
 
我真的忍不下去了,离婚的时候,我什么都没要,但带走了我们的女儿。
 
高铁站前,爸爸接过行李,妈妈抱着女儿,姐姐姐夫还有外甥女都在等候我的归来。
 
那一刻,我流泪满面,感觉自己真他妈的丢人。
 
要死要活跟他走的人是我,灰头土脸逃回来的人也是我。
 
走的时候,父母千般不舍,还是送去了祝福,归来之时,父母没有半句抱怨,笑脸相迎接纳我们母女。
 
这就是我的父母,一对平凡一生的教书匠。
 
03
 
离婚后,在姐姐姐夫的帮助下,我进入了本市的一所高校,教大学英语,想当年高薪我不愿去,现在托关系勉强才进来,让我贬值的不仅仅是年龄,还有我任性的代价。
 
某日,晚饭之后,爸爸找我谈心:“小谨,婚姻不易,爸妈都是过来人,懂你的苦,但在一块石头上摔倒过一次后,在遇见下一块石头之前,要总结经验和教训啊。”
 
爸爸的话,一下子将我的记忆拉回了多年前,那是我第一次带阿强见我的父母。
 
妈妈的话在我耳边回旋:现在看起来阿强各方面都还不错,但最让我担心的是他妈,因为真的过起日子,这样的家庭,妈妈的作用太大了。
 
回眸过往,才发现,爸妈当年的担心,在日后的生活中一个个被应验,脸被打得生疼,只是我不愿意面对而已。
 
回到老家后,很多听闻我离婚的亲戚朋友,热心地为我牵线,讲真,我并没有放弃对幸福的追求。
 
但连续见过几个相亲对象,真的一次次跌破我的眼镜,有大我一轮的,有小我几岁的待业青年,渐渐地,我对再婚这件事丧失了信心。
 
在爸妈的赞助下,加上我的积蓄,我在离爸妈家不远处,买了一套小三居,为了鼓励我勇敢生活下去,姐姐送我一俩福克斯,就这样,我成了有车有房的单身妈妈。
 
爸妈退休后,帮我接送女儿,我的薪水在当地不算高,也还不错,大学女教师,有大把时间,爸妈身体健康有后盾支持,在相亲市场上还是占据很大优势。
 
妈妈是个随和的老人,和小区里的老姐妹交情甚好,业余练练书法,打打太极,一家人其乐融融,我觉得这样的生活状态挺好。
 
那天打完太极归来,妈妈把我喊到一边,神秘地告诉我,她的老闺蜜帮我介绍一个离异不带孩子的合适对象。
 
不妨称他为阿明吧,本地人,家境殷实,父母都在教育系统,他毕业后也进了当地一所高级中学任教,家里给他买的有别墅。
 
阿明文质彬彬,如玉树临风,喜欢阅读,旅行,偶尔打打麻将,就是不太喜欢挣钱。
 
听说前妻很能干,一路飙升到上市公司的高管,但阿明属于岁月静好型的,两人发展不同步,渐渐有了分歧,最后和平分手,前妻带走了儿子。
 
但我想着,到了这个年龄,有车有房有工作,什么都不是问题,人好才是最关键的。
 
04
 
我本身是一个书香味十足的女人,遇见阿明这样的男人,内心还是很庆幸的,居然还有这么好的男人等着我。
 
我一米六八的身高,姣好的面容,和阿明走在一起,让人忍不住联想起一个词:般配。
 
他性格温和,做得一手好饭,对我女儿也不错,但当谈起未来,我提出,将他的房子换掉,我再添点钱,在市区买个学区房时,他脸色瞬间就变了。
 
其实,阿明所谓的别墅,就是一个独院的二层小楼房而已,我真没觉得有多值钱,因为是奔着结婚来和他谈的,所以,就没有多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 
“不管我前妻多有钱,我没有忘记,儿子是我们两人的,这套房子是我留给儿子的。”阿明沉默半天,还是说出来了。
 
我一气之下和他冷战了半月有余,爸爸知道这件事后,首先批评了我。毕竟,作为父母,都是有私心的,这很正常,换位思考一下,就能理解这个男人了。
 
爸爸说:“小谨啊,做人,不能光考虑自己,人这一辈子吃穿不愁,孩子上学不愁,剩下的就是提高生活品质。你们的婚前财产可以各自不动,考虑以后的共同生活才是上策啊。”
 
每次在我迷茫的时候,爸爸就拿出当年教书的职业精神感化我。当阿明再次联系我时,我也就翻篇了。
 
真正的平衡被打破,源于我妈妈突发脑梗,留下了后遗症,慢慢地,她神志和言语不清,需要漫长的康复治疗。
 
姐姐身居要位,工作繁忙,自然比较合理的安排应该是我来照顾妈妈,再请个保姆,并且姐姐主动承担了保姆费。
 
当我提出把爸妈接到我家时,阿明一脸沉默,他说,我连自己的爸妈都做不到擦屎刮尿,你让我怎么照顾你妈。
 
妈妈住院期间,阿明出现过三次,每次都是匆忙而来又匆忙离去,我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 
05
 
我思考了很久,决定收拾好自己和女儿的衣物,毅然决然离开了阿明的别墅,搬到了爸妈家,我再一次感慨人性是这么残忍,好在我和他还没领证。
 
姐姐几番周折,请到一位金牌保姆,一个月6000的费用,基本上抵上了我的薪水。
 
姐姐怕我难过,便安慰我:“妹妹,爸妈的房子留给你,保姆费我来出,你多陪陪他们就够了。”那一刻,我泪如雨下,我欠姐姐的太多了。
 
如今,一年过去了,有个保姆,我发现根本不需要男人。要知道,为了帮我介绍对象,妈妈近乎讨好介绍人,说着外孙女她帮带,女儿没有拖累云云。
 
经过这个事情以后,妈妈再也没有催过我找过对象。
 
平心而论,你能说阿明是一个坏人吗?当然不能,但他很自私,他愿意花钱找老婆,却不愿意承担照顾岳父母和孩子的责任。
 
和这样的男人再婚,女人,你能得到什么呢?
 
再婚,对我而言,收益过低,成本过高。我不想和一位大爷再进行博弈,更不愿意面对敏感又伤神的婆媳关系。
 
谁愿意为了别人的孩子奉献自己呢?再婚的意义又在哪里?
 
我真的累了,不再奢望惊天动地的爱情,更不奢求美满幸福的婚姻,只要我们一家老小平安,健康,顺心,足矣。
 
余生,我只想对我生的和生我的负责到底。
 
END
 
作者:静水,自由撰稿人,高校兼职财税讲师,育儿工作者,38岁裸辞,一支笔写尽人间冷暖,陪你把孤单过勇敢。
    美文精选网